您的位置:首页 > 戏剧歌舞

梅派与程派关系有些紧张

2020-05-23 02:44:10 lei51234.cn

日前,《文汇报》上披露了上海已把梅派代表作《穆桂英挂帅》演成程派戏的消息,不禁感慨系之。这两个历史上最重要的流派,其关系从一开始就相当紧张,两派间颇多是是非非。刚好又看到赵荣琛(程砚秋大弟子)不久前发表的《粉墨生涯六十年》一书,其中仔细叙述了他1946年来到上海,正巧宋美龄为东北水灾发起演出,而梅兰芳程砚秋都分别率徒参与了两场《四五花洞》的演出。众所周知,梅程两人就曾是师徒,又各自创立了有影响的流派;但两派之间那些不大不小的矛盾,一直延续至今。

  我作为研究的学者,作为父辈与梅、程都有些来往的后辈,是不太希望两家再闹不和的。事实上,即使是再想闹不和,也已经闹不动了。两位流派的创始人均已过世,流派群体也不太景气。闹,又能起到什么结果呢?我想说的只是:如果这次能够处理得当,兴许反倒能化弊为利,给梨园带来一片春光。

  《挂帅》是梅先生率先按照自己的意思演的,自然演出来就是梅派。同理,当年程先生如果也发现这个题材,演出来自然也叫程派。在红火的年代,哪位大师先行一步,演出来就能实行垄断,别人就不可能跑上前去“抢夺”。今天的问题是,不仅流派呈现出整体的不景气,诸多不是官司的官司,也闹不起多大的风浪了。何况梅葆玖率先高姿态地表示:说一个流派垄断一个题材总不是好事,所以梅家梅派这边就不会“有事”了。再说程派与程家。程夫人已过世,现今有分量的程派传人也不多。程砚秋逝世三十周年时,北京搞了一场五演《锁麟囊》的盛大演出。五位主演分别是新艳秋、赵荣琛、王吟秋、李世济、李蔷华。这是一个历史的存在,跟他们五位学习的人很不少,但究竟成果如何?这就不好说了。李佩红是王吟秋的弟子,从吟秋一去世我就再没遇到过她。只在报章上得知她演戏还是非常积极,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,真希望她能紧抓不放,并且抓出真正的成果。

  何谓“真正的成果”呢?建议她不必一上来就标榜程派旗帜,先把《挂帅》的故事编圆,并且把戏演熟。慢慢在节骨眼处按进程派唱腔、舞蹈、水袖诸方面的特技,形成一些诸如《锁麟囊》之“春秋亭”那样的精彩段落;等有了这个可观的基础,再请懂戏的笔杆子加以文化上的阐发,逐步赢得“新程派”的美誉。根据目前的市场情况,打磨这样一出新的流派戏至少要三五年,台上人物宜少不宜多,也不宜在一个园子连演多场。从没有程派痕迹到渐有程派说辞,只要持之以恒地推进这个过程,最终的胜利就会是李佩红及其制作人的。未来的核心人物有二:一是主演,二是制作人。后者目前还不多,但缺了他们真还不行,因为之外的大环境大氛围确实变了。甚至像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城市也都变了。光在里头研究和提升技艺,是不太容易见成果了。

  日前阅报,得知要全面“申遗”,处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本来就相当不景气的流派之间,就再不要打派仗啦。

关于丹阳资讯网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声明 | 本网招聘 | 本网动态

版权所有:丹阳资讯网 Copyright @2012-2021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